Wednesday, April 27, 2011

隐形

最近,我做了一个很果断的决定,就是尽力地把你隐形化,请原谅我的无知。

lens case

嗯,第一句是肺话。

入正题吧,上面那坨东西,是置放隐形眼镜的盒子
没错,我不小心地配了隐形眼镜。
不是爱美,而是爱帅

我有必要告诉你们,我配隐形眼镜的目的是为了方便我即将来临的沙巴潜水记吗?
我有必要一再强调,我的隐形眼镜是很普通的罢了,没有买那种变色、花俏或放大瞳片的吗?(由于当时带不够钱)
我有必要解释酱多吗?

小心翼翼地,把隐形眼镜戴上,才知道眼前的事物还是一样嘛…
前面的路依然是前面的路…

把自己隐形眼镜化后,有种很…

noob

欠扁的感觉!

可爱吗?
可悲才是真正的形容词。

Tuesday, April 12, 2011

滨滨,救我!

我快窒息了,这里的氧气虽多,但怨气更多!
好想偷得浮生半日闲,再找你…

31/3,傍晚

当天我一个人,背着翻版的HP laptop背包,长途跋涉到了Cheras,你把我给载了。

见到你的那一刻,我没有勃起。

想说在附近吃个晚餐,没想到车一兜竟然到了Pudu。
Pudu给人一种很巴士的感觉,你也觉得吗?

茨厂街附近的一间Nando's是我们当晚邂逅的地方。


客是谁请,并不重要,因为钱是拿来花的,而且花在你身上,总比花在妓女身上还值得,只因你有她们没有的。

我们同床共枕,睡着睡着,发现你在地上了…

1/4,清晨

约好去爬山,我们懒洋洋地启程,反正山一定会等我们的。

在山脚下,发现了卖水果的木瓜女,喂饱我的眼睛与嘴巴后,饱足地爬山去。

Bukit Ketumbar

有人说:早餐要吃得好,不可缺的。
我说:吃就吃啦,讲酱多干吗?

a very full breakfast :)


接下来的拍拖节目,就像情侣般地卿卿我我咯,难道要我一一叙述,他双唇的湿度与温度,双手所抚摸过的位置,以及当时的感觉吗?

无聊!

滨滨,快救我!
我百思不解,我真的是扑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