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2, 2012

我跑槟威大桥,威吗?

距离上一次更新已经是两个星期了。

某一粉丝致电予我:
“喂,你是不是吃烧肉时给噎死了,怎么没有更新?!”

我一边咀嚼着烧肉,一边呻吟着:
“帮…帮…忙…打…9……9……”

咚,手机从我手中滑落掉地,我死了。

18/11 日 晴

正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万里之行,吃饱再说。

早上醒来,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看见蜘蛛侠。
我知道我还得再醒一次才行。

醒了,把脸刷了,把牙给洗了后,换上燕尾服运动装,出发去了。

去哪里?
皇后湾,却不是去购物。

而是参加一年一度,也是本年度最后一届的槟威大桥马拉松。

不仅我一个人而已,忠儿滨滨也有粪。
如厕后,我们各就各位,等待枪鸣。

等等,枪口好像瞄准我!

那发子弹射向我之时,我用食指与中指夹着了来势汹涌的子弹,放进口袋。

就这样,开始了我的槟威大桥马拉松(10公里公开组)之旅。

我那组参赛者至少也有8千人,人山人海,人潮拥挤,人小鬼大地把我、忠儿与滨滨给冲散了。

一开始,你挤我,我摸她的,空气又稀薄。
去到大路后,人群才开始散开来,我也停止摸了。

跑呀跑,跑鸭跑,跑鸡跑。

一路上,一片绿油油的男人海洋(男的穿绿色背心),和一片蓝幽幽的女人海洋(女的没穿),混在一起,真的是汪洋大海。

由于有些人跑得较慢,我左穿右插,超越了一个绑马尾,紫色肩带的女生,越过她旁边的那一霎,满心期待的我回眸一看,干!

终于跑上大桥了。

海景果然很美,一路上还能看到络绎不绝的参赛者以大海为背景,自拍、他拍或被拍,真是为难了在旁的圣约翰救伤人员兼当摄影师…

还有些景色,只有身为参赛者的才能感觉得到那股温馨与骄傲
  • 一年轻爸爸手推着里面躺着半岁大儿子的婴儿车,跑完全程。
  • 一男子被路堤绊倒,其他参赛者不分种族的扶了他一把。
  • 年迈70许的婆婆跑完全程。
  • 水瓶、纸杯、海绵丢满地上。
很荣幸的,我也如愿地在预定时间内跑完全程,拿了应得的东西,也换了一身的酸痛。

ricky, raymond and i..
tiring yet satisfying..
by finishing the marathon

我的人生中又多了一面奖牌,是时候再造一间屋子,只因奖牌、奖杯、奖状和奖品们都快装不下了。

Penang Bridge International Marathon

明年见,如果我还活着。

4 comments:

monsterbaby said...

明年我也想跑跑看!

“追食富迪” said...

为何您变成光头仔?还是好让您跑marathon时,您的头部香汗能挥洒自如,让身边的人都留下您的余香味!哈哈!

cheekeong said...

Monsterbaby, you're welcome!

Just foody, botak is much more handsome!
I think.

Eng Ping Lo said...

我爱你! 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