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9, 2012

刚才是不是你在压我?

马的!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有这种差点窒息的感觉。

早上,下班回家,泡完牛奶浴后,身心极度疲倦的我,还是不忘与充气娃娃谈了谈心

马的!

7早8早,炙热的阳光不给脸地射在我的脸,昏昏欲睡的我,开始流汗!

很喜欢吃火锅,却讨厌热天气的我,决定将自己迁移去另外一间同事的房间,那里可凉多了,因为那里有还没坏的冷气机

头昏脑胀,脚步蹒跚的我,打开他的房门。

丢!

惊人的鼻鼾声,使我止步于门前,愣了37秒后,正想关上他的房门之际,乖懒强出现了。

随手拿了他身边有口沫痕迹的枕头,往他脸上丢去,然后迅速关上房门。
站在门外,听到房内一声呻吟,我笑了。

怎么办,整人不是我本来的念头…

叮!

突然想到还有一间空房,同事老早就回乡去了,我决定把那城池给攻陷!

打开房门,房间还算整齐,正气凛然的我,开了冷气、风扇,全身连头盖上厚被,大呼去了。

眼皮差不多要合上之际,依稀记得我还帮充气娃娃盖了被

我是九时整入眠的。

今天,我的梦境是一望无际的大西洋,梦境一开始我便溺水,马的!

我一直往上游,其间看到美人鱼,两片贝壳隐约遮住粉嫩乳头。
看到海龙王,懒洋洋地侧卧着,看on call 36小时。
还有铁达尼号,和杰克帮玫瑰画的那幅裸画。

双手一边努力拨开眼前的海藻,感觉就要窒息的我,看到水面上的阳光了!

冲出水面之际,我醒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说我已有了知觉)

奇怪的是,我听到我妈妈的声音,和我妈妈顾的小孩子的吵闹声。

“宏,不要弄果果,果果在水饺。” 妈妈道。
这对白很熟悉,很亲切,却又很朦胧。

我顿时觉得奇怪,不可能的!
我身在异乡,妈妈还在家乡呢,怎么了?

我很肯定当时的我是有知觉的,一头雾水的我很想马上起身,无奈起不了!

开始惶恐的我,使尽吃奶之力,手脚好像被绑着般,还是起不到身,想喊句什么也不能!

头一遭,内心竟然无比惧怕。

平时不怎么相信鬼的存在,也不是很怕鬼的我,顿时念起阿弥陀佛

终于,我能动了!

第一时间,跳下这张床,逃出这房间。

心有余悸的我,回到自己冷气机已坏的房间,瞄了瞄闹钟,9时26分?!
我入眠不到半个小时,竟发生了如此冗长且不可思议的事情?!

咕噜咕噜,打呼去了。

再度醒来,已是4时许,那不寒而栗隐约残留着。

上网找找关于鬼压床/鬼压身的解说,原来由始至终并未有这种事,科学家老早就证明:

「鬼压身」的现象,在睡眠神经医学上是属于一种睡眠瘫痪(麻痹(sleep paralysis)的症状,患者在睡眠当时,呈现半醒半睡的情境,脑波是清醒的波幅,有些人还会并有影像的幻觉,但全身肌肉张力降至最低,类似「瘫痪」状态,全身动弹不得,彷佛被罩上金钟罩般,也就是一般人所谓的「鬼压身」的现象。
(请参考鬼压床的详细解说)

丢!

杞人忧天,感谢科学家,你们还真他马的厉害!

i'm still in shivering mode..
p/s:如果真的是被鬼压,我希望她拥有36D的胸部。

5 comments:

xinni said...

念念心经呗~

cheekeong said...

Wei, that time I did pray..
N so damn frightening that time..
Now no more liao..

Alan said...

你確定不是嗎???

cheekeong said...

管他,总之我醒了!

hong said...

鬼的生活也是很无聊,基本上他们的出现就是给我们念佛经,不会念的-就给我们机会去学,不学的-就逃,不能逃的-就晕,不能晕的-就拼。
鬼还能做什么呢?
出出来,吓吓人,压压人,摸摸人,看看人...
它们会帮你,扫扫房间?洗洗厕所?讲讲心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